当前位置: 首页  >  美食美厨   >   菜汤的味道

菜汤的味道

2018-08-10 09:49    来源:中国食品安全网    作者:孙荣

我的故乡山炭沟,但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那山那水都已淡出记忆,唯独不能忘却的是那牵肠挂肚的菜汤。

那时,总是盼望着太阳早点儿下山,期待炊烟升起、晚饭飘香的那一刻。当黄昏披着晚霞姗姗来临,当鸟雀衔着夕阳归巢,当暮归的老牛走在铺满野花的小路上,高高矮矮的烟囱里便袅袅升起了炊烟,在暮霭里盘旋、萦绕、升腾,将金色的晚霞涂抹、渲染、淡化。村子四处弥漫着浓浓淡淡的味道,瓜果温润的馨香,葵花凝涩的浓香,夹杂着柴草燃烧喷薄欲出的清香。而更吸引我们的是晚饭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儿,谁家熬了玉米粥,谁家做了菜汤,我们在遐想中猜测着、向往着。那一刻,炊烟在我们的眼里似乎不再是那一缕轻盈的烟,会随风而散,而是一股生活的气息,是一种生命的形式,是萦绕心头的不羁的牵挂。

在母亲的呼唤下,我们扑进家门。母亲围着围裙坐在灶膛前,一手拉着风箱,一手塞着柴火,灶膛里的火光将母亲的每一条皱纹、每一丝银发映得红光闪闪。母亲见我回来了,揭开锅盖,即刻,母亲疲惫的身影和花白的头发就笼罩在白色的水汽里。我接过滚烫的大瓷碗,嘴里“噗噗”地吹着气,坐在门前的小矮凳上,遥望着天边的血色晚霞,看着忽而从眼前掠过的鸟雀的身影,呼吸着弥漫在空气里的酸菜汤清香味儿,才发觉菜汤的味道是暖暖的、甜甜的、香香的,而这种味道就一直留在了记忆里。

菜汤的主要食材是自留地上种的长白菜和土豆,是最寻常的菜。每到深秋时节,便是长白菜收储的日子,家家户户都不会少储存,田埂晒满了拔起的长白菜。细长的叶子,粗白的茎,等稍干瘪以后,洗净腌制。腌制多用大瓷瓮,母亲在洗干净的瓷瓮底部撒一层盐,放一层长白菜,再撒上一层盐,就这样交替放置,并不断挤压,直到整只瓷瓮盛满为止,再在上面压一片石磨或几块菜石。几天后,白菜里的水分溢出来了,卤水淹没压在上面的石头,再过二十多天,捞起金黄的长白菜,即可食用了,这是冬天和第二年春天的主粮。

平常的日子里,一家人围坐在炕桌边,不知不觉就从心里面暖和起来了。实际上锅里的内容,比外在的形式会更加暖人。那样一种简单的搭配,一锅细碎的腌菜叶子,加上几颗土豆擦成的丝,颜色黄白相衬,味道咸淡互抵。铁锅放在炭火上慢慢煮,然后用纯胡油扎蒙炝锅,顿时,一种纯朴的香味扑面而来,屋里每一个角落都弥散着胡油沁散出的疏淡而温润的清香。就着滚烫的炉子吃饭,便是一种简单朴素的幸福,让人感到日子过得安逸、滋润、温暖。

那年,我参加完中考在家悠闲度日,?常常抵御不住那种热气腾腾的诱惑。趁父母出门在外,我心潮澎湃地在家搞了一顿菜汤。炭火始终不声不响,铁锅里却沉不住气了,咕噜咕噜的从腹底里翻腾起来,响个不停。用扎蒙炝锅后,弟兄几个便狼吞虎咽每人喝了几大碗。那种美妙的享乐真叫人永生难忘。

是夜,在狂风暴雨大作后,母亲满身泥浆,跌跌撞撞回到了家里,从怀里掏出了我的录取通知书。从此要成为城里人,第一感觉是这菜汤在我的生活中就要成为历史了。于是,将剩下的原本作为第二天早餐的半锅菜汤倒进了猪食盆里,当时身心却因此而舒坦了一回。

多年以后,一次到朋友家做客,忽闻缕缕幽香,沁人心脾。突然吃到酸菜汤,因为没有思想准备,惊喜的感觉更加突出,往事的排浪一阵一阵袭来,聊起一腔心事和满腹感慨。我才知道,这酸菜汤,早已进入千家万户,尽管它不是大富大贵,毫不张扬,却以它的质朴与实在,温暖与美好,滋养了我们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

一直以来,我不管身在何处,地位如何变迁,体内始终沸腾着对酸菜汤的爱。说到吃酸菜汤,总还是有不少温馨感受的,在醉酒后的次日,喝的冒汗,自是一番享受。在那种热温里,人就不难有一种满足的感觉,那种感觉是极显明的,香浓的菜汤,总是给人以如归的熨贴。于是,常常怀念童年故乡的那一抹殷红的晚霞,怀念故乡晚霞下那一缕缕袅袅炊烟,炊烟中的那一幅幅画面。

岁月完成了无数次转身,不变的是盘桓在故乡灶头上温馨而醇香的酸菜汤,以及伫立在一柱柱热气蒸腾背景中的母亲,灶房里烟雾缭绕的场景成了回忆,留下了一道道华丽梦境,那种柔情就让它永远驻扎在心底吧。

菜汤,回味无穷的诗情画意,好比一首美妙的歌词,有了动听的音符。菜汤镶嵌在故乡朴素的画框上,葱茏恬静。菜汤是农民的印记,是农村的象征,菜汤里永远奔涌着幸福生活的记忆。

??故乡,菜汤,都过去很久了,除了记忆以外,没有谁还能领受这份割情,但它是不是能够遗传呢,通过脉动,遗传给我们的孩子,遗传给下一个世纪,遗传给春天和春雨轻烟的草坡。但儿子和女儿并不喜欢,让我有一种怅怅的失落感。时间改变了,孩子的口味也改变了,也难怪他们没有经历过那种春雨如烟的饮食背景。

再过多少年,这个社会里的大部分人,或许不再会有关于酸菜汤的种种奇妙的感觉、心理和记忆了,甚至都不再知道农家还孕育过这样一种食物。也许菜汤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我的心里荡起了难以名状的涟漪。

菜汤是一种具有魅力的东西,曾经滋养过我羸弱的童年,至今,它还在滋养着我对一段岁月的记忆。却再也没有了夕阳里的诗情,黄昏中的画意,只感觉一份寥落与苍白。

菜汤,一种曾经给千家万户农民以温饱的农家饭,但是,我的骨骼和血液里都将记着它。

 


关键字:

责任编辑:E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