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食事评论   >   应该科学认识现阶段公众食品安全满意度

应该科学认识现阶段公众食品安全满意度

2018-10-25 08:51    来源:中国食品安全报    作者:

□ 吴林海 食品安全风险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江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数据显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食品质量国家抽查总体合格率持续提升。2017年,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全国范围内共组织监督抽检了23.33万批次样品,总体平均抽检样品合格率为97.6%,比2016年提高了0.8个百分点。2013-2017年间,我国食品安全总体监督抽检合格率均保持在96%以上,而且自2010年以来,总体合格率一直稳定在95.00%以上。与此同时,主要食用农产品总体合格率也稳中有升,2017年全国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总体抽检合格率达到97.8%,2013-2017年间我国主要食用农产品总体合格率虽然有所波动,但这是在高位水平上的合理波动,稳中向好的基本面非常清晰。英国《经济学人智库》于2017年7月发布的《2017全球食品安全指数报告》显示,在113个被评估国家中,中国位居第45位,综合评分63.7,在全球处于中等水平。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科学的把握。

我们的研究表明,十年来公众食品安全满意度的演化状态是:

2005-2008年间的满意度处于较高的区间。2005-2008年间商务部曾对全国20余个省级行政区连续展开了四次跟踪调查,样本量分别达到4507个、6426个、9305个和9329个城乡消费者。数据显示,虽然2008年爆发了影响极其恶劣的“三鹿奶粉”事件,但公众较为理性,食品安全的满意度仍然保持持续上扬的状态。2008年高达88.50%、89.50%的城市、农村受访者对食品安全状况持满意与基本满意的评价。

2010-2012年间满意度大幅下降。2010年以来,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与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连续展开了满意度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受访者的食品安全满意度仅为33.60%;2011年超过50%的受访者认为当年的食品安全状况比以往更糟糕。2012年受访者食品安全满意度为45.9%。与此同时,2010年英国RSA保险集团发布的《风险300年: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全球风险调查报告则表明,中国受访者最担心的是地震,其次是不安全食品配料和水供应。由于此调查的时间在青海玉树发生地震后不久,显然这是受访者将地震风险排在第一位的重要原因。

2013-2017年间满意度仍然低迷但较为稳定且呈小幅上升的态势。江南大学食品安全风险治理研究院于2013年、2015年、2016、2017、2018年采用分层法对公众食品安全满意度展开了跟踪调查,调查固定在福建、贵州、河南、湖北、吉林、江苏、江西、山东、陕西、四川等10多个省级行政区内相对固定的城市或农村地区进行,样本量均在4200个以上。结果显示,2013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公众对食品安全的满意度分别为52.12%、54.55%、58.03%、60.8%。

公众食品满意度相对低迷的原因非常复杂,可能最主要的原因包括:频发的食品安全重大事件影响了信心,江南大学食品安全风险治理研究院分别在2012、2015、2016、2017年的调查中分别发现,70.20%、66.44%、58.05%、65.32%的受访者认为,持续发生的一系列重大品安全事件影响了消费信心;复杂的网络舆情环境影响了信心,食品安全谣言在自由、开放的互联网与社交媒体大肆传播,2012年,国内平均每天约有1.8条谣言被报道,其中有六成是与食品、政治、灾难有关的硬谣言,近年来,国内有关食品安全的谣言更达到各类网络谣言的45%,位居各类网络谣言的第一位,公众面对谣言时难以甄别真伪,往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严重干扰了公众的理性认识;公众非理性心理与行为,对食品安全问题的认定需要客观的态度、科学的方法,理性的方式应该是摆事实、讲道理,但现实是相当一部分缺乏食品安全科学素养的公众往往用偏见来代替科学或客观事实,在没有明辨是非的情况下,通过某些媒体不负责任地发布信息或传播谣言。

满意度相对低迷可能是未来一个时期的常态。一是食品安全事件未来可能仍将处在高发期。虽然生产方式正在逐步转型,但食用农产品生产仍主要以家庭为基本单元,而“点多、面广、量大”仍是食品生产经营的基本格局,且难以在短时期内发生根本性改变。尤其是,我国的食品安全事件虽然也有技术不足、环境污染等方面的原因,但目前更多的表现是由生产经营主体的违规违法的人源性因素所造成的。这一状况也难以在短时期内得到有效改观。食品安全事件仍将处在高发期,因此公众满意度不可能有根本性逆转。

二是网络舆情环境的治理具有长期性与复杂性。网络舆情非理性状态与网络本身特性相关。某一突发舆情事件一旦处理不恰当,很可能裂变成为全国性的舆情事件,可谓一点发难,烽火四起,治理难度极大。同时也与不完善的法治环境有关,谣言性质的界定与事实的认定、舆论监督的边界等难以形成共识,导致舆情环境的治理规范滞后于现实,非理性甚至是恶意的舆情造成的破坏性后果无法可依。因此,非理性的网络环境将长期存在,并影响公众的食品安全满意度。

三是部分公众的非理性心理与行为难以在短时期改变。食品安全事件大多数由人为因素所造成,极易引发公众的愤怒情绪,催生且放大公众的非理性行为。与此同时,网络推手推波助澜等,公众容易迷失在网络信息的海洋中,容易形成非理性甚至是极端的认识。而公众心理与行为主要受其年龄、学历、收入、民族、家庭人口等个体与家庭因素,以及周围群体、法制环境、社会风气等因素影响,在矛盾多元的社会背景下难以在短时期发生显著变化。

公众食品安全满意度相对低迷,是多种复杂问题长期积累而形成的。政府作为治理的最重要的主体,应准确把握、科学应对,主动适应,努力化解。

社会危害与风险危害相统一,推进精准治理。长期以来,政府的监管往往基于食品生产经营主体的业态、规模大小等要素进行分类分级监管。食品安全风险无处不在,治理策略应当是基于现实食品安全风险程度与社会舆情危害程度相统一的原则,确定治理重点、方式与工具,特别是要依据历史抽查数据,推进精准治理,重点监管风险程度大、社会反映强烈的食品与食品供应链体系上的企业群,最大程度地降低食品安全事件,减少影响公众满意度的外在因素。

最大限度地公开信息,引导社会认识问题的根源。国家食药监管部门在监督各级政府食品安全监管部门及时、准确地发布信息,遏制谣言传播的同时,应加快制定暂行办法,确定信息公开的负面清单,规范信息公开行为。政府应该或委托第三方公布年度食品安全事件分析报告,最大程度地公开食品安全风险产生的根源,告知全社会治理的关键在于实现政府、生产经营者与公众间的激励相容。

完善治理体系,净化舆情环境。面对迅速发展的食品安全舆情环境,必须摒弃传统自由与管制二元藩篱的治理思维。在坚持政府主导的同时,放手让民间组织、网络意见“领袖”发挥其应有作用,形成参与式、互动式的多元治理主体。改变政府与民间两个舆情场相互割裂的状况,政府舆情的传播必须由单向说服模式向互动沟通模式转变,并以互动为重点,推动舆论向着形成社会共识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推进网络舆情空间治理的法治化。政府应统筹考虑,顶层设计,加快制定相关法律法规,并依法处置违法犯罪事件,发挥法律对规范舆情空间秩序的引领与震慑作用。

多元协同,引导非理性行为。政府、市场、社会共同参与,通过有效途径努力提升公众科学素养,从源头上减少食品安全虚假信息制造与发布群体。政府相关部门应展开或委托第三方机构经常性地调查公众食品安全科学素养并分析典型的非理性心理与行为,发布调查报告,用典型案例引导公众准确认识食品安全问题。政府的作用并不是无限的,在我国食品安全呈“总体稳定、趋势向好”基本走势的背景下,政府背上公众食品安全满意度相对低迷的包袱,既不实事求是,更影响政府形象。


关键字:

责任编辑:E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