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  >  乳业   >   匠心铸就“羊奶第一股”:红星美羚掌舵人王宝印的民族奶业梦

匠心铸就“羊奶第一股”:红星美羚掌舵人王宝印的民族奶业梦

2017-10-12 19:46    来源:中国食品安全网    作者:食安君

天高云淡,硕果飘香,经过一整夏高温炙烤的富平,终于迎来了秋天的清凉。8月20日,王宝印在结束了一整天的会议之后,便踏上了去法国考察的行程。法国有世界最大的奶山羊良种繁育基地,他此次考察的目的就是借鉴国际奶山羊良种繁育的经验,建设具有国内一流水平的富平奶山羊良种繁育基地。为了这个项目,他已经奔走多时。

他是富平妇孺皆知的陕西红星美羚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掌舵人,也是陕西乃至整个羊乳行业响当当的企业家。他身兼多职,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陕西省人大代表、陕西省乳品安全生产协会会长、陕西省乳品工业协会副会长、渭南市工商联副会长、富平县工商联副会长……

他曾获得多项荣誉,陕西省劳动模范,陕西省第三届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渭南市劳动模范、2014中国羊奶十大领军人物、2016中国孕婴童行业杰出人物……由他掌舵的红星美羚,是中国首家打出羊字头、做羊产品的企业,是国内第一家羊乳上市公司,产品连续16年出口欧盟、东南亚等地。

39年,他把一个手工作坊式的乡镇企业,发展成为陕西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陕西省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产品荣获“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陕西名牌产品”、“三同产品”,并于2015年成功在新三板上市,成为“羊乳第一股”,在整个羊乳业占据一席之地。

红星美羚的39年,也是掌舵人王宝印艰苦奋斗的39年。

39年,很长也很短。

长到让青葱少年即将迈入花甲之年,短到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企业,成长为朝气蓬勃的上市公司,从富平一隅走向国际市场。今天的成绩,在1978年红星乳品厂创办之初,也是未曾想到的吧。

从面粉到奶粉 

他始终牢记食品安全关系民生

王宝印出生于革命老区淡村镇,是地道的农家子弟。少年时代,他即聪慧好学,但在那个年代,因为家庭成分的影响,让他上学、招工、当兵皆不可能。高中毕业后从事过木工、承包过建筑工程,办过面粉厂。由他创办的富平秦粮有限公司当时相当红火,产品销往西安、延安、榆林等地。

1997年,为了响应省委、省政府《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的决定,王宝印收购了淡村镇红星乳品厂,组建了陕西红星乳业有限公司,开始向乳业方向拓展。次年,他投资800多万元,对红星乳业原厂进行了扩建,引进了当时国内领先水平的生产线。2010年他又投资1.86亿元,采用国际羊乳加工的“四大”先进技术,按照乳制品GMP规范建成了日处理鲜奶600吨,年产羊乳粉20000吨的现代化加工厂,大大提高了公司加工能力及产品质量。

山羊乳属稀缺性资源,羊乳产业发展壮大,奶山羊的存栏量和养殖户的积极性是关键。富平有“中国奶山羊之乡”的美誉,王宝印依托这一优势,大力推广科学饲养技术,提高农民养羊的积极性。他自己出资从西农大多次邀请教授为当地养殖户讲解;主动出车,提供费用,组织乡亲们去杨凌参加农高会;积极帮助困难群众垫付资金,解决买羊、羊舍建设问题,并在开发基地、良种培育方面斥以重金,助力富平奶山羊产业发展。

集中拉羊挤奶 

他说“我们要保证收来的每一斤鲜羊奶都是纯净的”

2003年,为解决鲜羊奶收购过程中掺杂使假的问题,保证奶源的纯净,王宝印号召公司奶源部门全体人员,在辖区内开始改变传统的收散奶模式,推行“集中拉羊挤奶”。

工作刚刚开展,即遭到严重抵触。辖区内的奶农多是家庭养殖,多年来已经养成在自家庭院中手工挤奶的习惯,为了多卖些钱,偷偷给鲜奶中掺水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现在突然要求奶农每天把羊统一牵到集中点挤奶,奶农们意见很大,不愿意配合公司推行的新制度。

奶源部的员工们工作不好开展,心理开始退缩,在公司会议上建议恢复原来的收奶方式。王宝印拍着桌子说:“必须坚持推行集中挤奶模式,我们要保证收上来的每一斤 鲜羊奶都是纯净的。红星只和诚实守信的人打交道,那些想要掺杂使假的人在我们这里是行不通的。”

在之后两三年的时间里,王宝印带领着奶源部的团队,走遍了辖区大小村落,挨家挨户为奶农做思想工作。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他对配合集中拉羊挤奶的奶农开出高于市场价的收购价,并根据市场变化推出了最低保护价,切实维护奶农利益。有了稳定的收益,在养殖大户的示范效应下,红星乳业“集中拉羊挤奶”举措得到推行。

对于质量管理,王宝印是严苛的。他时常到收奶点搞突然“袭击”,自带电炉子及煮奶锅,当场从收奶员桶中倒出鲜奶,煮沸了让收奶员喝,促使收奶员将收奶桶、量杯等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都能保持最高的洁净度。

王宝印说,“做乳品就是做良心,我们要做让自己孩子都爱吃可以放心吃的羊乳制品”。 这句话掷地有声,也表明了红星美羚严抓质量关的决心,是公司上下恪守多年的信条,也是红星美羚对消费者的郑重承诺。

建机械化挤奶站

他带着工作人员住进了服务站

一些发达国家对奶山羊挤奶已经实现了机械化,提高采收效率。而国内的奶农们,依然使用手工挤奶,劳动强度大且不卫生,很难满足现代化乳制品企业的生产需求。

2006年,世界银行开始在各国推行农业科技扶助贷款项目。在富平县政府的支持下,红星乳业积极申请了该项贷款,用于建设机械化挤奶站。

在采购设备时,王宝印协同省内相关专家,走访了多个国家,最终在德国巴伐利亚找到了合适的机械化设备。德国的设备施工方最初的方案是参照奶牛的挤奶器安装方法,在平地上挖掘坑道。王宝印提出了自己的改进意见,他说:“奶山羊与奶牛习性不同,生性喜好干净,擅长登高攀爬。我们可以制造一米高的平台,两侧配置坡道,引导羊群上坡进入设备平台。”在王宝印的大胆创新下,施工方放弃了挖掘坑道的做法,将挤奶设备改为高架平台式,便于操作和清洗,在实践中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养殖户们饲养了几十年的奶山羊,从未见过机械采收羊奶的情景,起初,谁也不愿意拿自己的奶山羊做试验品。王宝印带着工作人员住进了服务站,牵了十多头奶山羊和奶农们展开了一场比赛。公司的羊用机器挤奶,奶农们用手工挤奶,挤出的鲜奶现场称量比重。比赛一连开了一个星期,奶农们亲自检查机械挤奶过后的奶山羊乳头是否受伤,在亲眼见证后,大家终于打消了心头的顾虑,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开始使用机械化挤奶器集中挤奶。

2006年至今,红星乳业已建成132座机械化挤奶服务站,红星乳业的奶源管理模式“适度规模养殖、集中机械化挤奶、挤运分开冷链贮运、奶款直付奶农”,被陕西省农业厅命名为奶山羊发展的“红星模式”,在行业内推广。

从源头上把控质量安全,是红星美羚一直坚持在做的事情。正是因为对奶源地、生产线有足够的底气,从2013起,红星美羚就坚持推行“在阳光下生产,在监督下提升,天天都是开放日,人人都是监督员”开放日活动,自觉开放奶源地和生产线接受公众监督,数十万消费者从全国各地赶来,亲眼见证美羚羊奶粉的纯真品质。

遭遇奶粉行业低潮

他做出亏本保护区域种群的决定

2008年,随着三鹿奶粉事件的爆发,国产奶粉的信誉跌落谷底。乳企销售遇冷,库存压力加大。鲜奶卖不掉,养殖户们苦不堪言,各地出现杀牛倒奶、杀羊倒奶的情况。

富平当地的鲜奶收购价在三鹿事件之前一直是2.4元/公斤,三鹿事件爆发后,跌至0.6元/公斤的价格依然难以销售。富平的几十万奶山羊面临着亡群灭种的境遇。

王宝印遭遇了两难的困境,继续收奶,工厂就要面临爆仓和亏损;拒绝收奶,多年精心打造的奶源地即将覆灭。危亡之际,王宝印做出了一个决绝的决定——救奶农,救奶山羊!

在了解养殖区的实际情况后,红星乳业向辖区内的养殖户们发出了通知:红星乳业坚持履行协议价,每公斤鲜羊奶的采收价格不低于2元。养殖户坚定了信心,稳定了情绪。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企业和养殖户们共同抵御行业的“寒潮”。

2008年全年,公司因为坚持以协议保护价收购鲜羊奶,亏损达600万元,往年积攒的利润近乎干涸。

红星乳业甘愿牺牲自己保护奶农利益的行为,换来了辖区内奶农对企业的无条件信任。2008年至2013年,在企业的介入引导下,出现养殖规模百头左右的养殖大户。专业的养殖小区在一些养殖较为集中的村落建立起来,农民拉羊入股。随着养殖技术的推广和规模养殖条件的成熟,农民把奶山羊养殖从副业转变为主业。企业的介入和奶山羊合作社的建立,开启了区域规模养殖的新模式。

建设奶山羊良种繁育基地

他说企业要勇于承担社会责任

此次去法国考察,王宝印就是为了公司正在建设中的奶山羊良种繁育基地,这也是红星美羚未来规划布局的四大项目之一。项目旨在进口奶山羊良种,对富平的奶山羊品种进行优化升级。

为了这个项目,王宝印已经奔走多时。进口的奶山羊形体大小要和富平本地奶山羊品种相近,要考虑进口羊只的隔离场所和检验检疫问题,要解决跨国运输问题……每一个细节问题,王宝印都考虑了很久。在他的推动下,项目进展顺利,首批从澳洲进口的奶山羊,即将入驻红星美羚生态循环经济产业园的养殖中心,园区占地600多亩,这里也是红星美羚的良种繁育基地。

在这里,有红星美羚根据多年养殖经验定制的高舍羊床,有奶山羊的动运场和产房,有奶山羊自动加热饮水系统,有先进的TMR饲养技术,有自种的多品种无公害饲草、有现代化的生态养殖理念……园区考虑逐步推行“圈养-放养”相结合的模式,让奶山羊进入饲草地自由啃食;甚至为良种优化后的宝贝小羊羔们,考虑设计专门的小羊羔幼儿园,让它们没事爬爬小山丘、玩玩平衡木,如此星级待遇,真是堪称奶山羊养殖业的样板工程。

王宝印的计划是,进口良种,在3年内完成富平55万只奶山羊的良种改造。作为“中国羊乳之都”,富平的奶山羊产业发展将对全国奶山羊产业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王宝印此举,不仅仅是为了红星美羚,更是站在一个高度上,来推动富平、陕西,乃至整个奶山羊产业的发展。对此,他说“我们企业是要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的”。

建奶酪生产线自产羊乳清粉

他要用民族品牌的强劲实力为国产乳品正名

红星美羚未来的规划布局中,还包括奶酪生产线2017年年底的投产,届时红星美羚将拥有自产羊清粉的实力,成为国内首家可自产羊乳清粉的婴配奶粉企业。此消息一出,整个羊乳行业都为之振奋,媒体纷纷撰文,称此举是“长了国人志气”。

此外,红星美羚8500平米羊乳工程技术也已经破土动工,将于2018年元月份建成;投资亿元,建设十万吨级智能生产中心……红星美羚规划中的四大工程,每一项都是大手笔。

其实,王宝印本人是个很内敛的人,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他运筹帷幄、胸怀若谷,但每一步都在稳扎稳打,每一个项目都是经过他和团队多方考察论证才得以开展。面对自己公司宣传人员的采访请求,他常常挥挥手说:“别写我,多去写写我们的羊,多给我们的羊拍些照”。

有次,西北大学EMBA的观摩团来交流,有学员问他,为什么不去做一些并购重组,快速积累资本?王宝印笑笑说:“我认为食品企业,一定要把基础做实了,不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你看三鹿奶粉上百亿的资产,一夜之间,还不是说没就没了?”

他并不是保守,在整个羊乳行业,他所带领的红星美羚,无论是在奶山羊养殖繁育、奶源建设还是生产工艺,都是敢为人先、具有引领作用的。他只是想潜下心来,把羊养好,把产业链建好,把产品做好。正如他时常叮嘱公司宣传人员的一样:“我们一定不能玩虚的,不要喊口号,要有一说一”。

直到现在,身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王宝印最爱做的事情还是泡在羊场里,琢磨着怎么把羊养好。红星美羚生态循环经济产业园饲养员有次冲到笔者面前说:“王总昨晚9点还呆在这里和我聊天哩,说寻思着给咱们的羊也搞个药浴,洗洗澡,这样我们的羊也能更舒服些”。

走到现在,王宝印的骨子里始终保持着关中父老乡亲淳朴的气质。他会在公司食堂里抓起员工随意丢弃的半个馍发火;也会在夏天的正午不让同行的员工晒着,坚持送到公司前来接应的车上再去办自己的事情。

在员工的眼里,他并不是高高在上的,是和气的、谦逊的、内敛的,却又让人肃然起敬的。

在外界的眼中,他是能干大事,有大格局的,西北大学EMBA教育中心主任杜丽萍评价他:“大格局才有大结局”。

他的心里确实是有大目标的:用民族品牌的强劲实力,向世界彰显中国奶山羊产业的融合发展,为国产乳品正名。

有媒体2017年8月5日曾推送一篇文章“长国人志气,中国又一家羊奶企业自己要做纯羊乳清粉了!”关注红星美羚建设羊奶酪生产线自产羊乳清粉的事件。文章下有网友评论:“我信赖红星美羚,虽然它就像老实巴交只会埋头干活不善言辞的农夫。”作者回复“这个比喻好形象,为中国众多这样老实巴交埋头干活不善言辞的‘农夫’点赞!”

有埋头苦干深耕细作的农夫精神,又有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多几个王宝印这样的“匠人”和“农夫”,还愁我们的国产乳品打赢不了市场营销战役吗?


关键字:红星美羚 羊奶 王宝印

责任编辑:杨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