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肉畜

甘肃庆阳赋能“羊产业” 做强“牛文化”

2021-07-14 16:20来源:东方城乡报编辑:钟艳平
摘要:甘肃庆阳地处黄土高原腹地,是甘肃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被誉为“陇东粮仓”。近年来,甘肃庆阳探索出一条种养结合、农牧循环的可持续发展路子,那么,庆阳是如何让特色养殖产业发展的步子走得更加坚实的?


被誉为“陇东粮仓”的甘肃庆阳,近年来立足自身资源禀赋,因地制宜发展牛羊养殖等特色产业集群,探索出一条种养结合、农牧循环的可持续发展路子。庆阳是如何让特色养殖产业发展的步子走得更加坚实的?

甘肃庆阳地处黄土高原腹地,是甘肃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被誉为“陇东粮仓”。庆阳继承了黄土高原雄浑粗犷的基因,沟壑纵横、梁峁交错,交通阻碍重重,出行殊为不易。基础设施底子薄、产业结构单一、现代化水平不高等问题一直困扰着这个农业大市。

“先天优势”不足,如何靠“后发努力”奋起直追?庆阳坚持稳“粮仓”与建“肉库”并重,选择了一条种养结合、农牧循环的特色牛羊养殖发展之路。传统粮仓发力特色养殖,成效究竟咋样?遇到了哪些难题?又是怎样破解的?

高原舍饲养殖“宝地”

庆阳自然生态总体比较脆弱,农业耕作条件较差,高标准农田面积仅占全市总耕地面积的20%左右,过去广种薄收、简单粗放的生产方式已经不可持续。相较于传统种植业,畜牧业特别是舍饲养殖的资源利用更加集约,资金密集度更高,也更容易实现规模化经营,这对于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有着重要意义。

庆阳地处北方农牧交错带,耕地与草地交错分布,具备发展畜牧业的基础条件。“庆阳现种有紫花苜蓿495万亩,玉米年种植面积在260万亩以上,燕麦、甜高粱等一年生牧草55万亩以上,每年可青贮饲草产量达300万吨以上,干草产量可达680万吨,为养殖业提供了充足的饲草料来源。畜禽产生的粪便又可以加工成有机肥,‘反哺’于农作物,形成有机循环。”庆阳市农业农村局发展规划科科长刘晓春说。此外,沟壑梁峁纵横的高原地貌营造了良好的通风条件,每个山峁都是一个天然隔离区和自然防疫屏障,对舍饲养殖来说是难得的“宝地”。

在产业布局上,庆阳市也密切关注着国家政策走向和市场动向。

近年来,国家和甘肃省均出台了牛羊肉生产发展规划,并加大对牛羊养殖的政策扶持力度。就在今年4月,农业农村部发布了《推进肉牛肉羊生产发展五年行动方案》,提出到2025年,我国牛羊肉自给率保持在85%左右,牛羊规模养殖比重分别达到30%、50%。一系列有利政策都为庆阳进一步做大做强特色养殖业提供了契机。

突破规模养殖难题

在庆阳,养牛养羊不是新鲜事,为何以前未成气候,现在却越发红火?突破口就在标准化规模养殖上。

产业发展要靠“领头羊”。2016年,环县引进甘肃中盛农牧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实施百万只肉羊屠宰及深加工全产业链项目,为全县出栏肉羊的屠宰加工提供渠道。环县中盛羊业发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陈延锋介绍,中盛集团和百胜中国、海底捞等大型食品餐饮企业签订了供货协议,成为其长期供应商。

市场逐步打开后,养殖效益随之上升,农户养羊的热情更高了。曲子镇西沟村是环县有名的养羊专业村,按当地干部的话说,这里70%的土地种草、70%的农户养羊、70%以上的农民收入来自草畜业。

龙头企业的进驻及专业合作社的设立,提升了当地肉羊养殖的规模化和标准化水平,把过去农民自家饲养的羊由“商品”变成了“产品”,并最终形成“产业”,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驱动器。

从未想过的“精细活”

牛羊养殖要走产业化道路,有了规模经营就能解决问题吗?做大做强产业,规模经营只是前提条件,更关键一步在于做足精细化文章。

良种被视为养殖业做精做细的“芯片”。在环县,肉羊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一个重要品种——湖羊。作为“外来人口”,湖羊适应能力强,性情温和,适合规模化舍饲养殖。“落户”庆阳以来,湖羊养殖范围不断扩大。2018年,庆环制种公司落户环县,开展湖羊良种纯繁选育,每年生产湖羊基础母羊15万只以上。

良种“芯片”发挥作用,离不开精细化饲养“系统”的支撑。

优质杂交品种加上精细化养殖,为农户带来了更高收益。环县山城乡八里铺村包村干部孙建军说,以今年4月份的行情看,断奶后的杂交羔羊能卖到1300元/只,普通羔羊每只价格在八九百元,经济效益相差不少。

做精做细牛羊养殖产业,还得立足实际、因地制宜。在正宁县,有一种别样的饲养方式,当地人称之为“窑洞养牛”。

“眼前这一排都是牛的‘卧室’。”顺着正宁县西坡镇党委书记赵晓程说, “窑洞向阳背风,冬暖夏凉,通风条件好,有利于牛的生长。”赵晓程介绍,易地扶贫搬迁后,西坡镇高红村利用废弃老庄基建起了犇康千头肉牛养殖场,并成立养牛专业合作社,采取“订单养殖、户托社养、联户养殖、投母还犊”的方式,带动周边农户养牛增收。

保障到位心里踏实

在这样的地方发展特色舍饲养殖,“钱”从哪里来?

“在环县,对于有意愿养羊但不具备资金条件的专业村农户,除了能获得财政补贴外,还可以申请‘金羊产业贷’。”黄国锋介绍,村上大多设有农村金融服务室,农户贷款不需要担保抵押,“足不出村”就能贷到款。

“钱的问题”有了答案,可“人的难题”又何解?

除了培训本地养殖能手,庆阳还下大力气组建人才“智库”:柔性引进一批农业院校教授等专家,推广应用新品种、新技术;把本地牛羊养殖的“土专家、田秀才”整合起来,为养殖场、合作社提供技术指导……

在现代农业发展人才队伍中,年轻力量必不可少。“庆阳出台了相关政策吸引农民工返乡创业,支持大学生到农村创业。以庆城县为例,农民工和大学生返乡当年创办领办肉羊养殖场规模达到1000只以上的,政府除配套水电路等基础设施之外,还可获得30多万元的政府补贴。”刘晓春说。2019年,环县成立了甘肃省首个县级大学生养羊产业协会,目前已经培训600名返乡大学生成为大学生“羊倌”,在村级防疫站、专业合作社等部门就职,为乡村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刘辛未  李琛奇)

分享新闻
返回上一页
中国食品安全报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2 by www.cfsn.cn. all rights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