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肉畜

四川农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王芳:“猪周期”或进入中后期

2021-07-15 09:40:40来源:红星新闻编辑:郑添元
摘要:日前,生猪价格过度下跌已从三级发展到一级预警。四川农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王芳表示,随着市场的自行调节和政策工具逐渐发挥作用,此轮“猪周期”已经进入中后期;应降低生猪养殖成本、稳定养殖利润推动猪肉价格恢复到健康水平。


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三级预警。猪粮比5.88:1,进入《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 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以下简称《预案》)设定的过度下跌三级预警区间,建议养殖场(户)科学安排生产经营决策,将生猪产能保持在合理水平。

6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信息称,6月21~25日,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为4.90∶1。已进入《预案》设定的过度下跌一级预警区间(低于5∶1),中央和地方将启动猪肉储备收储工作。

仅仅不到两周,生猪价格过度下跌预警级别就从三级上升到了最高等级——一级。

记者近日走访成都线下猪肉零售市场了解到,当前猪肉价格过度下跌已经影响到猪肉甚至其他肉类品种的销量。有专家认为,此轮“猪周期”情况特殊,猪肉价格已处于波谷状态。

市场 猪肉销量随价格一起下跌,水产销量受到关联影响

国家发改委等部门6月9日联合印发的《预案》中提出,增加“36个大中城市精瘦肉平均零售价格”指标,以贴近消费者感受,在猪肉价格过度上涨时能够及时作出预警和响应。

成都市发改委公布的主城区部分农贸市场价格显示,2021年7月6日,精瘦肉每斤价格在17~22元之间,五花肉每斤价格在12~17元之间,大排每斤价格在19~27元之间,与2021年1月5日的数据相比,五花肉价格降低了一半左右。

据四川省农业农村厅监测,四川猪价走势与全国基本一致。至6月25日,四川生猪和猪肉价格均低于全国水平,分别跌至13.58元/公斤和23.34元/公斤,同今年年初高点相比,降幅分别达到52.3%和55.6%,四川猪粮比从1月高点的12.6:1跌至6月低点的4.8:1。

记者走访成都安居天涯石菜市场、大学路室内农贸市场了解到,猪肉价格下跌的同时,鸡肉和鱼肉销量均受到影响。

在安居天涯石菜市场,有水产商家告诉记者,猪肉价格下跌的同时鱼肉销量持续走低,6月的销量相较1月减少了5成左右。有禽类商家表示,禽肉需求比较稳定,价格与年初相比没有太大变化。

大学路农贸市场内的多位猪肉商家告诉记者,猪肉价格下跌同时,6月猪肉销量较1月减少三成左右。有猪肉商家表示,五花肉每斤价格在20元左右比较“正常”,6月的价格过低反而影响了销量。

养殖 成本上升价格下降,猪肉价格受出栏量、饲料价格双重影响

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公布的2021年5月份生猪销售简报显示,公司6月销售生猪347.5万头,销售收入57.07亿元。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21年3月公司销售生猪283.3万头,销售收入70.58亿元,销量上升但销售收入下降。

牧原股份在2020年年报中提到,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周期性特征明显,生猪价格周期性波动明显,一般3~4年为一个周期。2000年以来,全国生猪养殖业经历了如下波动周期:2002年至2006年、2006年至2010年、2010年至2014年、2014年至2018年各为一个完整周期,大周期中也存在若干个小周期。2019年受“猪周期”、非洲猪瘟疫情等因素叠加影响,生猪出栏下降,猪价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全年均价同比涨幅较大。进入2020年,行业产能呈现逐步恢复趋势,生猪价格呈现高位回落态势。

四川井研县一家生猪养殖场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生猪价格低迷,加之饲料价格升高,经营状况并不理想。

“饲料价格从去年10月开始上涨,目前每斤饲料价格已经涨到了800块钱左右,同时由于猪肉价格低迷,过去200斤左右就可以出栏的猪现在为了等待价格回升,会养到近400斤再出栏,饲养成本提高。同时,为防控非洲猪瘟,物资和饲养员的成本也在上升。”

有生猪养殖经营者告诉记者,猪肉价格的波动受到出栏量和饲料价格双重影响,小型养殖场控制出栏量的方法主要是养肥和杀猪,对于大规模的养殖场,还有深加工和冷藏储存等办法。随着生猪体重的增加,每增加一斤肉需要的饲料也在增加,受到玉米、豆粕价格上升影响,养殖成本较高。

《预案》提出,当猪粮比价低于6∶1时,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三级预警;当猪粮比价连续3周处于5∶1~6∶1,或能繁母猪存栏量单月同比降幅达到5%,或能繁母猪存栏量连续3个月累计降幅在5%~10%时,发布二级预警;当猪粮比价低于5∶1,或能繁母猪存栏量单月同比降幅达到10%,或能繁母猪存栏量连续3个月累计降幅超过10%时,发布一级预警。

趋势 专家判断猪肉价格仍有上下波动,但从周期来看已处于波谷位置

7月9日,四川省稳定生猪生产十条措施新闻发布会上,四川省农业农村厅总畜牧师李春华强调,将从生产服务、疾病预防、加工制成品、收储准备及信贷支持等方面着手,稳定生猪生产。

从事生猪产业平稳供给机制研究多年,四川农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王芳认为,这一轮“猪周期”不同寻常,其中的“供需畸形”使得猪肉价格断崖式下跌成为必然。“2018年8月暴发非洲猪瘟疫情后,地方政府在流通领域采取了精准的防控措施,但随后社会工商资本优惠政策等,带来新一轮生猪养殖投资热潮。随之而来的集中出栏,使得市场上出现了猪肉价格低但成本高的现象。”

从消费习惯来看,王芳认为猪肉价格的下跌不可避免地带来了对禽肉、鱼肉价格的联动影响。“受到供求关系影响,猪肉价格下跌自然会使餐饮企业和消费者的消费倾向产生变化,但市场上的总体供给水平也受到多方面影响。”

有包子店肉包每个降价5角

非洲猪瘟疫情也间接改变了国内生猪养殖市场的结构。

“2020年以前,养殖户中散户的比例占到了60%左右,非洲猪瘟疫情后,经过清理和整顿,到2020年下半年,60%的生猪产能掌握在规模化养殖企业手中。”

王芳提到,规模化养殖为主的背景下,养殖企业控制产量的效果难以预见,但由于具有规模和资金优势,这些企业可以选择将猪肉进行冷藏或深加工的方式,控制出栏量。

“过去,生猪价格预警只有猪粮价格比一个指标,目前能繁母猪存栏量变化率、36个大中城市精瘦肉平均零售价格等指标也已纳入进来,指标体系更加完善。”

猪肉价格多久能够恢复正常水平?王芳表示,根据经验判断,随着市场的自行调节和政策工具逐渐发挥作用,此轮“猪周期”已经进入中后期,猪肉价格短期内仍会出现上下波动,但长期看已处于波谷状态。要稳定猪肉价格,仅提高生猪出栏规模还不够,降低生猪养殖成本、稳定养殖利润才能使猪肉价格恢复到健康水平。

王芳认为,国家层面统一协调的收储工作将为猪肉价格稳定带来重要的积极作用,但也要看到猪肉价格在长期范围内存在上涨压力。“受四川省内非洲猪瘟疫情反复影响,市场上出现减产的情况,与此同时,价格低成本高的养殖户也会主动减产。还要注意到,新进的非专业养猪的企业面临低产能挑战,加之猪肉进口的部分限制,从长期来看,猪肉价格有上涨压力。”(叶燕 王培哲)

分享新闻
返回上一页
中国食品安全报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2 by www.cfsn.cn. all rights reserve